漳州律师网,为你提供专业的法律咨询服务

 律师服务热线18205961914

律师文集

未成年劫杀女店主嫌犯家长

  3月28日,三名未成年人杀害五龙乡48岁女店主一事让四川雅安宝兴这个平静的地方炸开了锅。据当地警方通报,三名未成年嫌犯分别是16岁的张某某(化名张月月)、15岁的黄某某(化名黄昊)和14岁的詹某某(化名詹宇)。

  31日下午,张军在面对北京青年报记者。他称案件起因是詹宇看到胡美香(化名)包里有多张“百元钞”,想“搞点钱”来花花。

  面对受害人及受害人的家属,张军和李娟不停地道歉,同时张军还写了一封“道歉信”,希望北青报记者帮忙转交。31日晚,拿到信后,受害人丈夫车刚(化名)直言,心情复杂,无法说是否接受,希望三名嫌疑人的家属能承担妻子的丧葬费。

  张月月的母亲李娟一说起女儿犯的事就掩面哭泣,自责不已

  嫌犯家属:他们三次动手想“搞点钱”花花

  连着几天,宝兴的天都笼罩在阴霾中,时不时的,落下几滴雨水,如同天在哭泣。

  3月31日的下午,北青报记者在张月月的家中见到了她的父母及妹妹。提及张月月,原本平静的李娟瞬间哽咽了起来,伴着泪水,声音已经沙哑的李娟揪着胸前的衣服,不停道歉,“是我们的错,是我们做父母的没有教好小孩,我们愿意承担责任,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替她弥补。”

  坐在茶几一旁的张军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一声声的叹息里,藏着他的心痛和无奈,“我们家里虽然不富裕,但对于张月月所做的事,作为家长的我们一定会尽力的去替她弥补。”

  张军告诉北青报记者,他和妻子是3月28日那天知道女儿出事的,“是刑警队通知我们的,我们当时都懵了。”在把小女儿安置好后,张军和李娟就立即赶去了警局。“在我们去之前,她什么都不肯说,我们到了之后,是我进去跟娃娃见的面。我跟她讲,既然都已经发生了,就好好面对。在我说完后,她就哭了,一直的哭。”

  后来,再做笔录的时候,张月月就把事情全部交代了。“做笔录的时候我在,笔录我也看过。我家娃娃交代,他们三个之所以到五龙去,是因为詹宇的女朋友小董在那里生活。26日,他们在校门口等小董放学的时候,刚好赶上胡美香在进货,詹宇看到正付货款的受害人,包里有好多张一百元,就和黄讲,想‘搞点钱’花花。之后,他们就买了酒精、纱布,想要把胡美香迷晕。”张军说。

  张军说,这三个孩子先后动手了三次,但前两次均未得手。第一次动手是3月26日白天,在受害人的店里,詹宇和黄昊想在店里直接拿走受害人的包,但没成功。

  随后,詹宇和黄昊便商议,26日晚,要在胡美香下班回家的路上动手。当晚,看见受害人下班后,詹宇和黄昊就去追受害人,但因为没追上再次“失手”。在詹宇和黄昊追受害人的时候,张月月并没有一起跟着,而是在其他的地方等他们。

  在前两次抢劫未成后,张月月、詹宇、黄昊三个人便在附近的市场,找了一辆三轮车,躲在里面过了夜。27日下午,詹宇在和女朋友见面后,又萌生了动手抢钱的想法。

  “我娃娃交代,27日晚上,三个人又来到受害人店里吃东西,受害人想关门时,詹宇先动手将受害人挟制住,然后黄昊和詹宇一起把被害人拖进店里,黄昊用纱布捂住受害人的嘴,而张月月在关了铺子的卷门和灯后就站在了墙角。后来,因为受害人挣扎得太厉害,詹宇就叫张月月找毛巾这类的东西,要把受害者嘴堵上,期间,张月月还被叫去帮忙按住受害人的脚。在大约十几二十分钟后,他们看被害人不动了,就以为受害人是被捂晕了。放开了受害人,詹宇找到了被害人的包和手机后,三个人一同离开。”张军说。

  而对于张军所转述的这些案情,目前还未得到警方的证实。

  张军说,他和李娟虽然不富裕,每个月得家庭收入仅有1000多元,还要还贷款,但他们从未在经济上亏待过张月月,“学杂费,书本费,零花钱,哪一样都是她要我们就给。”而且就在事发前几个小时,在张月月给他发过信息说“没钱花了,想要好多钱”后,他给张月月转了50元的零花钱。

  案发现场门前还拉着警戒线

  16岁嫌犯早恋遭反对 曾以“自杀”威胁父母

  在李娟的眼里,以前的张月月是一个很听话、很懂事的孩子,从6岁上学起就开始住校,期间也也有几个学期走读,“她住家里时,她爸爸几乎每天都接送她上学。”后来,上了初二,因为搬家,为了方便上学,张月月就又开始了住校,也就在此之后,原本学习还不错的张月月学习成绩开始有所下降,但并不严重。

  直到张月月辍学前半年,因其退步得程度让学校的老师也有些看不过去,通知了李娟,让她“关注一下”。“现在我想想,那时她应该就在和黄昊耍朋友了,老师找我应该就在提醒我她早恋的事情,只不过我没太注意。”

  谈及女儿的早恋,张军说,他一开始并不知道,直到黄昊的父亲找上门,在小区里又喊又骂,要求女儿跟黄昊分手。“他们(黄昊的父亲及亲戚)来的时候,我们刚好不在家,后来有邻居听见了跟我们说,我们才知道,黄昊是她男朋友”。

  对于女儿的早恋,张军夫妇俩也反对过。“她妈妈和她讲,现在她还小,耍朋友不会有结果,但是她不听,还威胁我们要离家出走、私奔。”面对这种情况,张军夫妇也不敢逼的太紧了。

  相比张军夫妇,黄昊父亲的态度要强硬许多。“黄昊的父亲一直坚决反对,来我家骂人,逼着孩子分手,我们特别担心这种方式会把孩子逼急了,做出不好的事来。”说到这些,张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在女儿早恋被家里知道后没多久,更让张军始料未及的是,张月月的辍学。“她就说不读了,还非要和已经辍学的黄昊一起到雅安打工,我们劝了很久也没用,甚至说多了,她就扬言要自杀。”就这样,张军夫妇再一次的向女儿妥协。

  据李娟回忆,张月月辍学去打工后还经常给他们打电话。在张军夫妇的眼中,张月月的各种改变都是在谈恋爱之后开始的,“以前她是不会化妆的,现在不化妆都不出门;以前我们说什么她都听,现在自己有自己的主意;以前她还会和我们交流,现在回家吃了饭就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

  张月月虽然不愿意和父母交流,也不愿再听父母的话,但对于家中8岁的妹妹一直是疼爱有加,只要在家就会陪妹妹睡觉。“现在我们不敢告诉妹妹关于姐姐的事,只说姐姐是去打工了,但是妹妹好像和姐姐有感应一样,说到姐姐就会哭。

  张月月的父亲张军正在写信向受害人家属致歉

  嫌犯家属写信致歉 受害人家属称没法说是否接受

  在知道女儿犯的事之后,张军和李娟一直都无法平静。每每说到激动处,李娟都会手握拳锤打在自己心口处,“心很痛”和“我们没有教好孩子”成了李娟说的最多的话。

  张军说,事发后他非常想跟受害者家属说上一句“对不起”,但因为不知道对方的联系方式和担心对方情绪不稳定而一直拖到现在。31日下午,张军在北青报记者面前,亲手给被害人家属写下了道歉信。初中都没毕业的他,把不会写的字,先用手机一个一个的敲出来,再写在纸上。

  张军在信中写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心里很悲痛。孩子做出这样的事是不可原谅的,我们作为父母的没管教好孩子,是我们的责任。现在我们只有尽可能让死者入土为安,需要我们家长负责的,(会)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去弥补受害者家属。”

  31日下午6点半,北青报记者受张军委托,将道歉信交到了受害人丈夫车刚(化名)的手中。车刚的亲戚帮忙读出了道歉信的内容。车刚告诉北青报记者,接到道歉信后他的心情很复杂,“这个事情不是一个娃娃造成的,没办法说接不接受道歉,只能等之后案件判了之后再说”。同时,车刚还表示,因为家中实在是太困难了,希望三名嫌疑人的家属能承担妻子的丧葬费。

 

本站关键词:漳州律师

本站网址:http://www.zhangzhoulvs.cn 律师电话:18205961914 技术支持:律拓科技

福建漳州离婚律师事务所